编写聊天“话术” 诈骗团伙专挑“宝妈”微商下手

 

  ①公安民警查扣作案电脑机箱;

  编写聊天“话术”剧本专挑“宝妈”微商群体下手,诈骗团伙通过四个紧凑流程,互相配合演戏,让被害人误以为生意临门,实则已入陷阱——

  “宝妈”误把陷阱当生意

  郭树合

  “我在网上被人骗了1万多块钱……”2018年3月20日,山东省海阳市一从事“微商”业务的姜姓女子到公安机关报案。经侦查获知,该团伙实施犯罪活动的地域涉及山东、广西、广东、天津、甘肃、黑龙江、海南等1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当受骗的微商多达50余人,涉案金额30余万元。同年4月1日,随着公安机关对该犯罪团伙的收网,该团伙成员20余人全部被抓获归案,以魏继能为首的该诈骗团伙被彻底摧毁。2019年1月18日,经山东省海阳市检察院依法审查,该团伙18名成员因涉嫌诈骗罪被提起公诉。目前,该案正在法院审理过程中。

  “宝妈”微商

  上门的生意竟是诱饵

  近年来,微商的兴起,让部分对薪资不满的上班族以及很多在家照顾孩子的宝妈们多了一条赚钱之路,姜某便是一名专门通过微信从事减肥产品销售的“宝妈”微商。

  2018年3月9日,姜某的微信接到一昵称“文文”的好友申请,对方自称刘芳文,也是一名“宝妈”,她说自己是专门卖野生黑枸杞的微商。都是宝妈加之都做微商的共同经历,她俩立马热火朝天地聊了起来。双方互相了解后,刘芳文主动提出想和姜某在微信中相互帮忙,提出彼此推介对方的商品以扩大商品销售范围,姜某听后认为这一提议对双方都有好处,便欣然同意。接下来,姜某如约在朋友圈帮对方转发了黑枸杞产品。很快,生意就找上了门。

  2018年3月11日,昵称“且行且珍惜”、自称刘晓丹的人,主动添加姜某为好友,咨询其朋友圈转发黑枸杞的情况。姜某便通过微信联系刘芳文,按照刘芳文所述黑枸杞情况与刘晓丹进行了一番沟通,后姜某以369元一盒的价格帮刘芳文向刘晓丹卖出了一盒黑枸杞,刘芳文为此向姜某转账了8.88元红包作为感谢,收到红包的姜某觉得互推对方产品着实是个好建议。几天后,刘晓丹再次联系姜某,表示上次购买的黑枸杞质量很好,同事们都争着喝,因此想再购买两盒。这次交易完成后,姜某再次收到了刘芳文的感谢红包。

  正当姜某沉浸在两次交易带来的红包收益时,更大的“惊喜”从天而降。两天后,刘晓丹第三次联系姜某,称其所在公司要给员工发福利,经其推荐,公司领导同意在姜某处采购35盒枸杞以及35盒姜某所销售的“瘦瘦包”作为员工福利,因为这批货物要得急,需要当天下午发货,所以她先联系姜某问一下是否有货、能否及时发货。得到消息的姜某立马联系刘芳文询问备货情况,得知有货以及销售10盒以上枸杞可以按每盒50元给姜某提成。姜某回复了刘晓丹,并兴奋地计算起这单生意成交后自己能拿多少钱提成。

  随后,姜某便接到了自称是刘晓丹所在的赛默飞世尔公司(以下简称赛默公司)刘姓财务人员的电话,核实刘晓丹在姜某处订货情况,并称公司将于下午4点后统一打款,叮嘱姜某若当天不发货就会放弃采购。而此时,刘芳文发来信息,称有一老客户要大量订购枸杞,如果姜某不提前垫付货款,其将无法保证为姜某预留货源。为了能得到这笔订单的提成,姜某跟刘芳文商量先交一部分订金,对方同意后,姜某便通过微信向她转了5000元,刘芳文同意为其留货。

  很快,赛默公司财务人员承诺的打款时间到了,但刘晓丹提出“公司必须看到装货视频才能打款”。然后,姜某便向刘芳文要装货视频,但刘芳文提出货物尾款没付清不能给她装货视频。没办法,姜某只好将货物尾款5000余元打了过去。随后,姜某联系刘晓丹和刘芳文时,她们二人却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此时,姜某才发现自己被骗了,便赶紧到公安机关报案。